欧洲游记(一)意大利:在佛罗伦萨寻找艾吉奥·奥迪托雷

晚上七点过十分,佛罗伦萨夜幕低垂。飞机的机窗外,这座城市的夜灯犹如璀璨的珠宝,洒在一片黑色的泥土上。我们向这片珠宝之海降落。

在夜间抵达一座新城市似乎总能带给人们不同于平常的感受:车厢里高声交谈的当地青年,自信、骄傲,无忧无虑;街道上行车寂寥,墙体泛黄的建筑物隐匿在街灯的阴影中;小巷两侧的餐厅里播放着意语歌曲,人们在那些矗立了几百年的民居里用餐,他们愉悦的交谈声伴随着刀叉碰撞的脆响。夜风温热,惬意。这一切给我一种错觉,让我以为我正处在哈瓦那。这也许是两个国家语言相似的错觉,经由那酷似古巴音乐的街头唱片之声带来错位的奇妙感。或者,只是夜晚的灯光改变了佛罗伦萨的原本面目,给它染上一丝热带的,橘色的濡热。

从六年前通关《刺客信条2》的那一刻起,佛罗伦萨就成为我心向往之的旅行目的地。育碧蒙特利尔工作室经由Anvil引擎,给游戏中的佛罗伦萨镀上一层朦胧、柔和,犹如梦境的油画质感。中世纪的城市污水处理和糟糕的卫生问题被隐匿起来,这座城市只留有文艺复兴时代的荣光和精致。

从乔托钟楼塔尖的鸟瞰点望下去,艾吉奥能将整座佛罗伦萨尽收眼底。圣母百花大教堂坐落于闹市间,与周遭街铺之间,仅容一车通行。大教堂用色以纯白为主,墙面绘有嫩粉与翠碧相间的花纹。嵌在龛位内的墙壁柱,有的雕刻出螺旋形状。游戏里,这座教堂洁净无尘,四周还飘有不知名的花瓣。而在真实的佛罗伦萨里,鸽子在柱础上歇息,鸟粪染白了圣母玛丽亚的脑袋。

与英国的哥特式教堂不同,圣母百花教堂显得十分空旷,没有一列列长椅,也没有过多玻璃镶嵌画。它的穹顶 (dome) 呈浑圆的球形,并非哥特式教堂中常见的尖顶 (spire)。若从外面看,整座穹顶仿佛教宗的一顶红色绒帽。

教堂穹顶外观,来源:网络
教堂内部穹顶画,来源:网络

穹顶中央绘满壁画 ,层层人物依序排列,向下俯瞰世人,犹如弥尔顿在《失乐园》中所描绘的天庭与撒旦大军对垒时的点兵之景。实际上,这幅画描绘的是末日审判。十六世纪中期,在美第奇大公科西莫一世 (Cosimo I) 的支持下,画家乔尔乔·瓦萨里 (Giorgio Vasari) 和助手温琴佐·博尔吉尼 (Vincenzo Borghini) 开始对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进行绘制。这一阶段他们主要使用湿壁画 (fresco) 的画法,并借鉴了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的穹顶,和但丁《神曲》中的文学意象。

整座穹顶可被分为六层,最中央的一圈是《启示录》中提到的二十四名长老(“宝座的周围又有二十四个座位,其上坐着二十四位长老,身穿白衣,头上戴着金冠冕。——《启示录4:4》”)其下还有不同美德化身为人的形象。

乔尔乔·瓦萨里逝世时,这幅穹顶壁画只完成了三分之一,随后的绘画工作由费德里科·祖卡里接任 (Federico Zuccari)。这位新任画师偏好干壁画画法,且对先前瓦萨里的绘画有较多干涉与修改,此外,他还增添了许多与宗教主题无关的人物(比如他自己的朋友)进去。因此,现在留在穹顶上的是几代画师合作而成的结果。

相较于圣母百花大教堂内部的空旷,我更偏好美第奇礼拜堂的肃穆。这座礼拜堂是四面合围的中庭建筑,地下室被用于安葬美第奇家族成员。二楼的礼拜堂放置有洛伦佐·德·美第奇等重要人物的棺椁。整个礼拜堂呈八角型,地砖与墙面以深黑的花岗岩和赤褐色的斑岩组成。

美第奇礼拜堂,来源:网络

米开朗琪罗为这座建筑设计了采光模式,并凿刻出两组雕塑 (Day & Night, Dawn & Dusk) 用于装点两位美第奇大公的棺椁。

Day and Night, 米开朗琪罗,来源:网络

在游览时,我不知道这些信息,只是纯粹地为美第奇礼拜堂深沉的色调所吸引。整处空间给予游客一种向下的沉重感。这与我以往所参观的教堂截然不同。在这里,人们能更直观地体会到死亡。摆放着的巨大棺椁,与整体环境的肃穆感相呼应。狭窄的八角型空间,仿佛逼仄的坟墓。美第奇家族的荣光没有在此凋谢,只是转化成比之更深重的,更有永恒意味的氛围。我想育碧的设计师们也一定造访过此处,因此才能设想出游戏里陵墓冒险的剧情。

美第奇家族将自己的陵墓安置在佛罗伦萨市区中心,仅是一墙之隔,便又是嘈杂的人间。我没法理解,美第奇家族既然选择世代居住与市中心一河之隔的安静的碧提宫,又为何将家族陵墓选址于闹市区?是担忧死后,身死名灭,因此建在市民区中央,提醒大家这陵墓的存在,让他们不要忘记美第奇家族对佛罗伦萨作出的贡献?还是因为他们喜爱这座城市,喜爱它充满商业气息的喧嚷,因此将陵墓建在这里,让世间的声响陪伴死后的孤寂?

美第奇家族一方面与天主教教宗往来密切,另一方面不遗余力借用古罗马神话为自己的统治增添合理性。在碧提宫里,无论是帷幕低垂的昏暗房间,还是挂满家族成员肖像的会客长廊,都能看见天花板上的壁画。其中有不少绘制的是古罗马神明向美第奇家族成员递来象征权威之物,即间接证明君权神授。此时再思考神话与统治者之间的关联,我少了批判,反而思考这种行为的积极性。从艺术层面来说,政治权贵支持画家绘制这些神话题材的穹顶画,不仅刺激古典艺术的再兴(从绘画、雕塑到文学),也维系了古代文化的传承。当神话成为一种信仰,当人们相信神明的存在,那便是一个只属于宗教信仰的时代。文艺复兴的记忆——关于宗教与美德的热爱,关于善和美的艺术追求,仍通过佛罗伦萨的这些穹顶画,通过放置在乌菲兹美术馆里历任古罗马统治者的大理石像,历代画匠的作品,作用于观看它们的人们。

最后一处去的景点是圣十字教堂,但很可惜,赶到时已经关门了。这座教堂是典型的巴西利卡建筑。巴西利卡是一种古罗马建筑风格,遍布意大利境内。圣十字教堂装饰极为精美的一面正对广场,剩下三面外观平淡无奇的墙体紧邻民居。

整座圣十字广场被商摊包绕。在重要节日时,这个广场会被用来举办活动,平日则供人歇息、聊天。在这个系列视频里,厦大的陈老师对古罗马建筑风格做了很有趣的概述。他提到,这种巴西利卡的建筑风格,会与广场四周的民居构成独特的市民文化空间。正对着广场的那一面,往往会装修得极为精美,以充点门面。而民众呢,则在广场上聊天交际,累了就在两侧的椅子上坐下休息。教堂与小商小贩融洽地处于同一空间中,共同构成充满热闹气息的城市广场。

圣十字教堂,来源:网络

这样看,我没能进成圣十字教堂,而只能坐在广场旁的椅子上歇息,倒是意外之喜。不然,我也不会想到巴西利卡,和这个广场上可能发生过的一些有趣或无趣的事了。

参观路线:

Day 1 9月7日,佛罗伦萨,意大利

温度19-26度 (短袖/长裤)

路线:

早上: Palazzo Medici Riccard 美第奇·里卡迪宫  – Cappelle Medicee 美第奇礼拜堂 – Florence Cathedral 圣母百花大教堂 – Uffizi 乌菲兹美术馆

午餐:All’ Antico Vinaio (La Favolosa Focaccia)

传统的意大利佛卡夏,内夹当地产的火腿片,抹了厚厚的芝士酱和奶油,吃到后头会很腻、也很咸,不建议选La Favolosa Focaccia这个口味的

下午:Palazzo Vecchio 旧宫 – Ponte Vecchio 旧桥 – Palazzo Pitt 碧提宫 – Piazza Santa Croce圣十字广场

门票费用 约 55欧

出游提示:

1.出佛罗伦萨机场左拐,乘坐T2电车,半小时抵达位于城中心的终点站。

2.在自动售票机上买好票后,上车要插入黄色机器打卡计时,不然被抽检员抓住,发现票面上没有打卡会罚很多钱(在很多欧洲国家都是如此)。

3.遇见搭话让你签名参加某种请愿活动的一概不要理会,不然会在签名时被他们的同伙偷钱包。

4.英国发行的contactless card在意大利绝大多数地方都可以用。

5.除了圣母百花大教堂外的排队很长,其他博物馆不会排很长时间的队。而网上预约门票的话会多收4欧元的手续费。但是持有预约邮件可以排另一趟人数较少的队 (for the reserved),时间充裕的话可以现场买票。

6.参观圣母百花大教堂时不能穿短裤。

7.入境后记得把手机调成当地时间。

参考资料:

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细节

米开朗琪罗与美第奇礼拜堂的故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