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场迷笛

一个化石炮的自我蜕变。

在深圳看完迷笛的那天晚上我只睡了3个小时。真正睡着前我的脑子里还盘绕着各种riffs的组合方式,黑暗里我仿佛能看见一水儿的老炮站在舞台上。从前我没想过一场演出能给我这么大的影响,但迷笛做到了,它也会成为我最难忘的记忆,可能很久以后都不会有哪一个现场超越它带给我的感觉。

640x452

(图片来源:落网)

去看深圳迷笛的动机很简单,最初是由于pg.lost和惘闻。但随着我开始更多地听金属乐,原先对后摇的热情也在消散。迷笛只有两天,惘闻第一天演出,pg在第二天。最后压轴是生命之饼。这是一场很社会主义的音乐节。不设露营区,不卖啤酒,一切都很社会主义健康。本次迷笛的主题是“拒绝塑料饭盒”,break间隙背景板上滚动播放的关于外卖餐盒垃圾的央视新闻承担了全场的槽点。(好奇版权费多少)

_20180101205514

在迷笛,你可以看到留着长发穿着战袍的金属党,也能看到抱着小孩儿的普通市民。当然,躁得最起劲儿的还是那些老外们。我第一次看演出是2015年在学校开的摇滚音乐节,主办方是学校的一个音乐社团,请来了职业乐队和校园乐队,金属乐队过半。那是我第一次听金属。校园乐队,实际上只是说成员还没从学校毕业罢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技术就比职业的要差。那之后很久我都没再听过纯粹的重金属音乐,偶尔有人推荐一两首,但药效并不持久。大概三个多月前,我对后摇疲沓的长度和无止尽的碎拨循环感到厌倦,于是转向金属乐。此前我只对暗潮大类里的一些黑金和交响金有过短暂接触。它们处在一种尴尬的学科交错地带,双脚跨在格林威治线的两侧。

我从厄运金开始,从早期的Black Sabbath和Pentagram听起。再按金属的正统发展史,从祖辈的Judas Priest和Rainbow,和Iron Maiden以及NWOBHM这个阶段后的一些新型金属乐队。国内的金属乐队我没有听过,所以看到迷笛演出单时几乎是两眼一抹黑。

在迷笛上,主要在两个场子间切换。战国舞台和唐舞台。战国大都是金属乐队,唐的组成更多元。第一天,17:30开始的九宝演出上,我实现了化石炮的突破。九宝前是猴子军团,NuMetal风格,POGO的范围有限。我站在一旁,看到一个体型较大的女金属党加入POGO人群,活像一颗大型弹珠,把男生直接撞开。OUCH。猴子军团之后,这波粉丝匿迹。新粉丝举起了新的旗子。原本我站在战国舞台前方靠后的位置,九宝第一首歌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人群像扔进了一块滚烫石头的冷水,一下子开始POGO起来。不停地有人撞着我。我一开始很惊讶,两手护在胸前,被别人不停地撞击着。前面的整块观众区成了一处人型卡丁车场。九宝的前奏很炸,我被撞得七荤八素。过了几秒之后我发觉这种POGO实际上仍然在可控的范围内,于是我也加入了。当快速的riff换到较慢的节拍时,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搭上身旁观众的肩膀,开始摇头。这时女生长发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头发挡着我的脸,没人能看清我狰狞的表情。

在纪录片《金属进化》的第一集里,导演探讨了这样一个问题:金属乐为何能吸引人?脑神经及其他科学专家给出的回答是,在金属乐的现场,人们可以在“可控的”范围内释放自己的情绪。譬如POGO,跳水和摇头(headbanging)这种仪轨性的活动实际上仍然在理智控制的范围内,但又能够疏导人的原始本能。弗洛伊德在死亡驱力(Death Instinct)概念里,认为人类天生有撕毁文明表象,回归原始动物本能的冲动。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中,借用了弗洛伊德的这种洞察,来描述一战初期奥地利甚嚣尘上的爱国主义情怀。金属音乐用节奏和速度带领观众向毁灭奔跑,却又以残存的理智缰绳给予适可而止的驾驭。没有亲历过POGO现场的人,是很难理解金属乐的这一深层吸引力。

POGO对应的英文是Moshing或Circle Pits,POGO可能是中文沿用的通用词汇。本届迷笛没有出现死墙,死墙在中国音乐节很多年前就消失了。第二天再去大运现场,背景板上出现了这样一行字。

_20180101205526

但是这根本无法阻挡跳水爱好者的热情。

第二天迷笛采取了分区隔离观众的方式。开始演出在18:20。我和朋友后知后觉地在演出前几分钟到战国跟前站着时,发现有道围栏拦住了继续往前走的路。前面的观众区还有极大的盈余空间能继续站人。栏杆前只站了一个保安(制服上写着龙岗特保,具体不知是哪一个保安公司)。郁播放乐队介绍视频时,他一直低着头,帽檐挡住了大半个脸。我站在第二排,前面站了五六个观众。郁成员上台,在乐器前站定。第一个音符出来的时候,站在我前面的一个男生猛地推开了那道栏杆,保安被猛地撞到一边,站在我前面的人立刻跑向前面的舞台。这时保安已经反应过来,想要阖上栏杆。我跟着人们,从那道缝隙里钻了过去,就像一个赶在地铁门关闭前一秒跑进车厢的人。我跑到前方的观众区,加入POGO的人群,好像自己就该属于前头的铁杆粉丝似的,内心感到一种畅快。那保安和他制服所象征的“权力”在金属乐的号召下是如此不堪一击。我跟着郁的歌儿摇头。这种旋死的音乐很具有煽动性。我把胳膊搭在身旁哥们的肩膀上,一眼都没看别人,自顾自地摇头。我和其他乐迷一起POGO,混杂在汗臭味儿里,摸着别人被汗打湿的肩膀和后背。举着金属礼一个劲儿地跳。有时人群太挤,空间逼仄得胳膊都抬不起来。郁结束了之后我跑到唐舞台,芬兰的Ensiferum已经开始了第一首歌儿。我轻车熟路地挤到人群前面(如果你站在后面也不要紧,等POGO开始时人群会后退,你往前走就成了),跟着人群一起蹦达。在迷笛上人们是这样和谐,当我站立不稳时会有一只手伸出来抓紧我的胳膊。当我前面的一个哥们儿快摔倒时,我伸出胳膊抵住他的背,让他有足够的支点重新站稳。当一个姑娘摔倒时,周围的人群立刻停下来用手臂张开一个安全的圈,把她扶起来。Ensiferum的成员们玩得很高兴,结束后几个老外粉喊encore,吉他手玩了一把反弹吉他。

19:30Ensiferum结束了演出,我回到战国舞台,在一旁的草坪上等下一拨乐队。这时舞台上响起了一个声音,是迷笛主办人张帆。他让保安不要再拦观众了。分区观众区里响起了一阵欢呼。保安们很迟疑,但最终还是妥协了。我把他在这之后说的话记了下来。

迷笛音乐节从2000年创办。它的宗旨是爱,是为了彼此保护,为了所有中国人愉快、温暖地在蓝天下(生活),成为一个自由的人。安全是第一位的,没有安全一切都是妄谈。2000年丹麦Roskilde Festival音乐节踩踏死了7个人(此处应改为张帆误记,实为9人),从那以后欧洲的音乐节都加强了保护。他们采用分块进行保护。迷笛以前没有这种方式,因为没那么多人流。丹麦那个音乐节,没有分区,前面2万人,到Pearl Jam的时候人群往前拥,挤死7个人。刚才我知道有这样一个小矛盾,保安也是为了保护。这世界上只有理解、交流、沟通。人们永远不要互相敌对,全世界都是走向大同,彼此沟通。刚才有个乐迷说要唱国际歌,internetational是全世界的人彼此自由地沟通。我希望迷笛音乐节永远不要出现对骂。否则我们干嘛来了。happynewyear。让我们给保安警察同志,说一二三,新年快乐。

不要挤,学会保护,好不好?在迷笛音乐节永远不需要对立。中国也许没有别的了,但迷笛音乐节是我唯一要坚持下去的,谢谢大家。

张帆所说的“小矛盾”无疑就是一小时前我亲身参与的那场冲突。一小时后,依旧是原位置,保安数量是原来的七倍,人群已经冲不过去了,而且大家也不再有冲动。这轮是天堂乐队。在分区的后场和前场中间的空位站了三四个金属党,自个儿摇头。前面的观众好像没了后方新鲜血液的支持,蹦得没有之前起劲儿了。这会我开始思考张帆刚才说的那段话,忽然有一点点明白了1969年伍德斯托克所谓的“爱与和平”的宗旨。撇开越战的背景不谈,“爱”的主题可以横跨时代和国别的障碍,继续在这里延续。做这样一个集合了老炮们和各类奇怪年轻人的音乐节,要保证安全和秩序,是一件难事。但做好了,就很有意义。

散场时,路过一群保安,听见其中一人说:幸好没在战国舞台。坐地铁回到酒店,身体回到了常规的生活,但忽然有点忍受不了这寂静。在迷笛上,看见一个穿金属战袍的老炮,上面有一处Pantera的徽标,回来听了一张专辑之后立刻爱上。高铁上,邻座在播放总书记的新年致辞,我戴上耳机,开始放Pantera的Cowboys from Hell。在武汉站下车,往学校走的时候,我以为迷笛会从此成为一个遥远的回忆,直到我在创意城里看见一个男生,背着迷笛的包。迷笛就像一只蒲公英,你永远不知道它吹落的种子会飘向哪一个方向,会长出什么样的果实。

明天,睁开双眼后,继续迎接Bullshit的生活。但我想我可以在这之后说自己是一个金属乐迷了。

哦,忘说标题了。因为在迷笛上摇头摇得太猛,后脖颈到现在还疼,没法仰头或低头。这就像刚开始做力量训练时,肌肉被撕裂后的疼痛。但肌肉愈合后,会比以前更强壮。我想我的脖子也会这样,它不会轻易低下,也不会刻意地扬起,它会比以往更有力量。

感谢迷笛。

对想激情参与音乐节的朋友的几点建议:

当天不要戴眼镜、背包等一切多余的物品,在POGO时都是累赘。虽然背包可以寄存,但散场取包时得排长队;女性朋友不要穿高跟鞋,你会把别人踩惨的;

提前做好准备,确定想听的乐队,不可能兼顾所有舞台所有演出;

POGO自嗨的同时,请留意你身旁的朋友,如果有朋友快跌倒或已经跌倒的话,赶紧把别人扶起来;

遇到有人跳水,可以积极去接别人。但身高不够的话,别跟别人一起冲上去,不仅碰不到跳水运动员的屁股,你还会被挤惨的。

《最后一场迷笛》有3个想法

  1. Pogo那段给我看笑了,音乐节真有意思。虽然你把金属乐和现场描述的很动人,但我最近应该还没时间听,今天认识了一个hipa吧的大佬,听砖量超过5000那种,巨牛逼,科普了homeboy rap,还给我推了鼻祖darkroom familia,以后估计不愁没歌听了。感觉这个世界再狗屎,有音乐就还能过得去,哈哈。

      1. 没有 好几年都没玩贴吧了 是通过朋友认识的 哈哈

发表评论